您的位置: 文学家马特 > 野史

趣谈世界风云变幻如何重建新秩序

2019-10-07来源:文学家马特



              自由女神沉没,重塑新世界

    中东出局,鹰在中东的代理人武装被肢解后,熊 烤肉 萨姆三个小伙伴都要开心的玩过家家了。


作为幕后导演的鹰,则被当成坏孩子,被挤出了局,晾在了一边。


如果接受目前代理人战争失败,自己已经从中东出局的结果,鹰的后果是彻底失去中东,进而彻底失去靠军事霸权对贸易通道、石油、和货币的三重垄断权,以及建立在这三者基础上的全球霸权。


鹰一挑三,既要改造中东,还要一边要打压熊,一边要遏制龍。东线战场,它一直制造战争边缘危机讹诈龍,从南海到东海,再到朝核,这都是鹰的东线战场。西线战场则是熊,叙,乌,土和两伊。


鹰专心致志的去捣鼓它的大中东计划的十几年,龍获得了十几年的战略机遇期。等它反应过来,发现它已经拿龍没办法了。


这时候怎么办呢,赶紧从中东撤兵。把战略重心转向东线,开始经营它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也就是针对中国的全面遏制战略。


而亚太再平衡的操作,对龍的全面遏制,则被龍针锋相对的反击回去。鹰在国力上,已经失去了遏制龍的能力。在时机上,也已经失去了全面遏制龍的历史机遇。


在东海钓鱼岛,龍挫败了鹰,在南海,龍挫败了鹰。在半岛,龍再次挫败了鹰。接下来的一局,将是台湾问题。这一次,龍依然会挫败鹰的遏制。


龍收回台湾,如探囊取物。一旦台湾解放,鹰的三条岛链都会迅速雪崩,鹰相扑棒子同盟也会崩盘。面对越来越强大的龍,鹰的太平洋防线,面临全面崩溃的可能。鹰相扑棒子同盟,更是随时都会崩溃。真到了这个地步,鹰无异于是被龍扒下了霸权的裤衩。


在防务上,鹰在东西两线作战,目前是焦头烂额。在东线被龍扯住裤衩往下拽,鹰只好一手往上提裤衩,以免被龍给拽掉了。另一只手腾出来跟熊你捶捶我,我捶捶你,互相扔扔砖头。


鹰一只手提裤子,防止在东线被龍剥的一丝不挂,另一只手在西线和熊扭作一团互相扔砖头。眼看熊吃紧了,龍再给熊递几块砖头。这便是目前的龍鹰熊大三角关系的状况。


鹰目前既没法从东线脱身,全力应付西线,也没办法从西线完全脱身,全力应付东线。陷入两线作战的局面,鹰非常的被动,非常的进退维谷。


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

再来看,山羊战争之于鹰,正好比阿战争之于前苏。这两场战争,让世界史上最近的两个帝国由盛转衰,由攻转守。


为什么前苏的扩张会在阿戛然而止呢,为什么鹰的“民主”革命的攻势,会在叙戛然而止呢。因为阿和叙,都处于大国势力的交界带,和文明的断裂带。


当前苏扩张到阿时,它扩张的触角,碰到了龍的地缘边界,碰到了山姆的地缘边界,碰到了阿三的地缘边界,也碰到了伊红花的地缘边界。于是在巨大的扩张阻力面前,前苏钝兵挫锐,没多久便土崩瓦解。


历史再一次重演,当鹰的“民主”革命,扩张到叙时,它的扩张触角,碰到了熊,烤肉,萨姆,伊红花,犹太,以及站在伊红花背后的龍地缘利益的交界带。


同时,也碰到了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的断裂带,以及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宗派势力断裂带。这样的巨大阻力,让鹰“民主”革命的脚步停了下来,阿战争让前苏钝兵挫锐,折戟沉沙。今天叙战争,带给鹰的同样也将会是一个折戟沉沙的悲剧下场和国运转折点。



叙——大国角力的棋盘

鹰:


在中东的核心利益:


第一是控制石油贸易的货币结算权,这是鹰元霸权的根基。


第二是控制世界巴尔干地区,这是海权国家,控制欧亚大陆的根基。


所谓世界巴尔干地区,是西至地中海,东到印度洋,北到黑海和里海,南到亚丁湾,这一大片连接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中间地带。


当年奥斯曼烤肉,控制了这一地区,所以就控制了东西方之间陆地上的商路交通线。逼迫西方人,不得不进行大航海,去开辟新航道。


现在对于鹰来说,它依然是这个逻辑。只要东西方的陆路通道一旦畅通,那么海权国家就会被彻底抛弃。


所以,控制世界巴尔干地区,是鹰以海权帝国,挟制整个欧亚大陆关键中的关键。


鹰在叙的策略,最优选项是推翻阿萨政权,扶植亲鹰傀儡政权。



熊:


在中东的核心利益,是捍卫叙亲熊政权,保住自己的地缘政治地盘。


如果失去了在叙的军事基地,那么熊海军,就会彻底退出地中海。唯一的一个战略支点,也要失去了。


所以,失去乌美女,熊会变成一个实质上的亚洲国家,失去叙,熊会变成一个实质上的内陆国。


在熊的国家安全观里面,战略缓冲区,比什么都重要,熊不能忍受周边存在敌对国家。


如果乌美女全面倒向西方,变成熊的敌对国家,那么熊就无险可守,彻底失去了卧榻之侧的缓冲地。


龍:


在中东的核心利益,最现实和最直接的,是石油贸易安全。


因为龍是第一大石油消费国,如果中东一直战乱,做生意肯定是要受影响的。


龍的上策,是阿,两伊,叙,黎,形成一条什叶派之弧,在叙战场上,形成反鹰同盟。彻底粉碎恐怖主义势力,并把鹰的势力从中东彻底驱逐出去。


龍的中策,是持久战。把鹰拖入持久战的泥潭和深渊,因为鹰没有能力同时打赢两场区域战争,只要中东这边鹰无法脱身,那么鹰的正面,东亚地区,东南亚地区,就不会爆发冲突,龍的家门口,就能保持安静。


叙:


不幸沦为了大国角力的棋盘,叙,它的核心利益,就是活着,顺便祈祷熊别抛弃它。


除此之外,叙人民,不能奢望更多的事。


弱国无外交——这张叙驻联合国外交负责人的照片刺痛无数龍的传人地心。


欧洲:


对欧洲来说,如果鹰由盛转衰,由攻转守。欧洲的核心利益是区域安全。如果失去中东,洞门大开的欧洲,同时面对熊和伊斯兰的扩张,行将就木的欧洲,将面临着一场恶梦。


在这场恶梦即将到来之前,鹰一抹屁股跑了,那么谁能保护欧洲?谁是欧洲的朋友,谁又是欧洲的敌人呢?


让欧洲人团结起来,自己保护自己,恐怕并不是很现实。


因为欧洲,已经在不可避免的碎片化,一个破碎的欧洲,根本就无法具备自我保护的能力。


面对即将到来的大风暴,一个老迈的,腐朽的,破碎的,迷茫的欧洲,恐怕还要迷茫的更久。


鹰大中东计划的彻底失败


大中东计划,从小布什时期开始实施。表面上是对中东输出“民主”革命,从根本上解决巴以冲突。而大中东计划的真正的目的,则完全是鹰设计出来的一个千年大计。


在鹰设想的大中东计划中,要彻底控制下图中绿色地区,也被称之为世界巴尔干地区。

▲鹰的大中东计划,彻底控制世界巴尔干地区


只要能够彻底控制这些地区,就能牢牢的控制地中海、黑海、里海、印度洋、波斯湾、红海等水路交通。


真正的世界地缘政治玩家,终极目的不外乎都是要控制这个世界巴尔干地区。


控制这些水路交通,目的是为什么呢?

本文由文学家马特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