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学家马特 > 设计

亚马逊不再重金建仓库,对京东和菜鸟有没有启示?

2019-09-09来源:文学家马特

从股价走势看,市场对亚马逊本次财报给予了肯定,但反应比较平淡。亚马逊更会赚钱了,不过也藏着一些隐患。认真听完财报会议,发现分析师们几乎把全部火力都集中在同一个问题上:即CFO透露的亚马逊二季度要拿8亿美元改善配送,将现有的两日达升级为当日达(针对Prime会员的免运费配送),同时亚马逊不再像过去那样对新的运营中心(fulfillment center)进行重金投入。

我们结合亚马逊近期在印度及中国市场的处境,来看看背后发生了什么,以及对中国物流公司的参考价值。

1Q19,亚马逊海外市场营收(电商)增速降至9%,去年同期增速是34%(剔除汇率变动影响,增速从21%降至16%)。估计很大原因是印度市场,当地对外资电商出台限制政策(本土保护色彩较浓),这个影响已在4Q18开始释放,当期增速为19%,现在亚马逊需要对这个重金投入的南亚大陆做出策略调整;

北美电商营收增速从去年同期的46%降至现在的17%;

明星部门AWS的营收增速从49%降至41%,但仍然是利润的核心贡献者,且AWS刚刚在中国香港开放了数据中心,深耕内地市场的意图明显;

新兴业务在线广告(在财报中被归为其他)的波动过大,本季度营收增速降至34%,前两个季度即3Q18、4Q18增速分别是122%和97%。

亚马逊不再重金建仓库,对京东和菜鸟有没有启示?

亚马逊营收增速,来源:seeking alpha

不难看出亚马逊在现有庞大规模下的放缓迹象,但与之相伴是它的赚钱能力更强了。本季度经营利润(operating income)高达44.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两倍还多。

这是怎么来的呢?很大程度上是减少投入,控制了成本与费用。本季度亚马逊费用(expense)增速12.6%,据华尔街日报(WSJ)统计,基本是其20年来最低的费用增速。

亚马逊不再重金建仓库,对京东和菜鸟有没有启示?

要知道,贝索斯用这20年的行为不断强化人们的认知:他是一个恨不得把公司赚的每一分钱都投入创新再生产的主儿。他坚持高自由现金流、超低利润(此前长期亏损)模式,不是不能盈利。但从去年开始有些转变,经营利润开始被放大。

在报表中,投资支出会根据性质不同被计入不同的科目。有些资本性投资在长期可获得经营回报,会被计入资产负债表,不影响当期利润;有些投资则会被费用化,直接影响当期利润表。

亚马逊涉及仓储物流的费用是被分开记录的。报表中,运营中心(仓库)的运维与人员开支被计入fulfillment(fulfillment还包括线下实体店开支、支付通道费等)一项,可以粗略理解为“发生在仓库内的费用”;而分拣交付中心的设备开支、货物运输成本被计入cost of sales。

如果短期内不再重金投入新建仓储,则是对fulfillment成本的减项;但8亿美元投入配送,则增加了cost of sales项,实际上是对投资方向的一个调整。正因此开销,亚马逊对2Q19的经营利润增长预期是低于1Q19的。

我想,其CFO应该测算过投资当日达服务的ROI(投产比),拉低经营利润的同时,能给Prime会员数、电商订单等带来多少增量?

为何要重仓配送?其CFO在分析师会议上透露了一个数据,亚马逊不是有实体店吗(比如Whole Foods超市),本季度这块的营收增速只有1%,但Prime用户通过Prime Now(两小时杂货配送服务)产生的Whole Foods在线订单是被计入电商营收、而非实体店营收中的,如果把这部分在线订单算进去,本季度实体店的增速在6%左右。同时,Prime用户对Whole Foods免费配送权益的接纳度超过了其他权益。

亚马逊不再重金建仓库,对京东和菜鸟有没有启示?

策略就比较清晰了。亚马逊在20多年电商发展中构建起标志性的仓储能力(FBA, fulfillment by amazon),也是京东学习的物流样板,由此提升了商家(供应商与第三方商户)的入库体验与消费者收货体验。但运营中心是一个成本项,以中国和美国的面积,建再多的仓库可能还是不够,在物流效率与仓储成本之间应该有一个拐点,不是一味自建投入,不计成本。而末端配送这块亚马逊以前一直是交给UPS、美国邮政等第三方交付,现在它要自己做一部分,证明配送是有利可图的。

上个月,我在腾讯的一个场子看到了京东物流的展台,凑上去咨询了一下。他们现在重点在推云仓的服务,说白了就是京东把社会上闲散的小仓库整合起来,统一接入京东物流的系统,开放数据,用这些第三方的仓做货物周转,同时给小业主们增加单量和收益,有点像加盟模式。KA商家一般会选择京东自营仓配,相对更贵,而云仓的客户集中在中小商户,且没有明确的类目指向性,突出性价比。

亚马逊不再重金建仓库,对京东和菜鸟有没有启示?

而菜鸟网络一上来的定位就是整合社会化物流资源,做信息适配,但在仓储节点上也选择了自建或租借。菜鸟网络总裁万霖是从亚马逊出来的,必然对这套仓配玩法很熟悉。这套模式面对的难点一是开放问题,前期对三通一达等物流公司进行必要的股权投资,以提升合作效率;二是合作伙伴的利润增量,这也是平台服务抽成的来源。

综合几家看,随着电商GMV增长到某个量级,单纯靠自建仓配无法让整个市场享有核心城市同等的物流体验,但平台又需要在大的节点位置保证控制力。东西放在哪(仓)和东西怎么运(配)是一个完整体系,哪一环薄弱都会影响体验。所以不同的模式越往后走,可能会越来越像,即在有限投资的条件下,最大化仓配效率。

【同名公众号:一千二百字(word1200),最简洁的文字聊聊互联网逻辑与公司财务】

本文由文学家马特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