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学家马特 > 名人

2019年是0利率出现的第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学日本?

2019-09-10来源:文学家马特

2019年,是0利率出现的20周年。

20年前的1999年,日本央行决定将银行隔夜拆借利率削减至0,这不仅开启了日本极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也开启了人类第一次名义零利率和负利率时代。

实际上,1999年日本已经从灾难性的房地产泡沫破裂中稳定下来,但日本央行认为,显著上升的长期利率和走强的日元,在威胁着日本经济复苏。为了避免陷入通货紧缩,日本央行将利率降至零水平,并从此基本维持着这样一种零利率或负利率政策。后来,哪怕尝试性的退出这种畸形的货币政策,都会导致经济急剧下滑,从而让政府不能容忍。

也罢,干脆就不要退出好了。

时至今日,日本干脆将银行间拆借利率、基准利率和准备金利率,全部调整成负值(下图是日本3个月银行间借贷利率20年来的情况,目前是-0.1%)。

2019年是0利率出现的第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学日本?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随着美联储将美元基准利率调整至0-0.25%,欧洲一系列国家都将自身货币利率调整至0,甚至对商业银行存入中央银行的准备金或银行间拆借资金,实施惩罚性的负利率,全球范围的宽松货币政策开始出现并持续迄今。

整个人类的货币与利率,也由此进入一个匪夷所思的时代。

过去的2年里,虽然美国7次提高利率,但如果按照历史利率对比,美国依然处于极低利率时代,至于欧洲,比日本还日本,银行间利率依然维持负利率水平(下图分别是40年美元基准利率和20年欧元银行间利率情况)。

2019年是0利率出现的第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学日本?

2019年是0利率出现的第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学日本?

不用怀疑,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也是有史以来的最低利率水平,而且2019年到2020年,还有可能降息……

2019年是0利率出现的第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学日本?

即便如此,政府依然担心经济不能复苏,在保持负利率的同时,日本依然在持续其QE,刚刚在2018年底退出QE印钞购买资产的欧元区,就宣布要在9月份重启资产购买,而负利率一直在保持;而在号称央行独立性最强的美国,奇低利率之下,总统、副总统、白宫经济顾问,几乎每隔几天都在催促着让美联储赶快印钞(停止加息、停止缩表,降息,QE……);还有中国,奇低利率之下,动不动还会传出什么降准和债券货币化的新闻和“谣言”……

最匪夷所思的,并不是零利率本身,而是零利率和负利率可以持续这么久!

无数国家、无数历史事实都已经验证,如果政府没有财政纪律,经常性的实施财政赤字政策,就像一个人总是入不敷出一样,政府不免会陷入破产境地,随后就是货币大幅度贬值,恶性通胀来临——可是日本过去20年的经验,却打破了这个惯例。

在过去20年里,日本政府超大规模发行国债,然后由央行直接上阵购买,持续实施大规模的财政赤字,持续大量印钞,但其统计的通胀水平(核心CPI)却几乎与20年前持平,日元也根本没有出现贬值——实际上,日本央行印钞的目标,就是为了对抗通胀太低。

然而,以我的看法,日本实施零利率和负利率,与其说是为了避免经济下滑,还不如说是为债务人续命——也就是说,我认为超高债务才是日本持续零利率和负利率的根本原因,疯狂印钞却没有出现通货膨胀(并非真没有,只是反映在了资产价格上,没有反映到日常消费中),也是因为超高债务导致的债务通缩压力,抵过了印钞数量。

如果没有持续的低利率乃至负利率来续命,欧洲的许多债务人(主要是重债国政府)也马上面临破产的境地,正因为如此,欧洲也变得和日本一样,无法再提高利率。

岂止是欧洲变成了日本?

按照当前的债务规模继续下去,也许10年之内,中国和美国也会相继步日本的后尘。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IIF)的报告,2018年全球债务总额以美元计价,高达243万亿美元,大约相当于全球GDP规模(84万亿美元)的300%(见下图,左纵轴为债务规模:万亿美元,右纵轴为相当于GDP的比重:百分比)。

2019年是0利率出现的第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学日本?

在结构上,IIF将各国债务划分为金融部门债务、政府债务、家庭部门债务、非金融企业债务四个部分,其中后三个部分就是传统上的“实体经济杠杆”。

自2016年以来,中国家庭债务增幅超过40%,目前中国家庭债务对GDP比重在52%左右,远高于新兴市场37%的平均水平。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实施的去杠杆成功将中国债务对GDP比重拉低到目前的290%左右,影子银行借贷骤减使得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温和下降,目前,中国非金融企业债务对GDP比重大约处于150-155%,较2016年峰值下降了5-7个百分点。

下图即为最近10年中国不同部门债务占GDP比例的情况。

2019年是0利率出现的第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学日本?

在总计243万亿美元的全球债务中,有63万亿美元是政府债务。

其中,美国政府债务接近22万亿美元,在全球政府债务中的占比高达的32%,其次是日本,政府债务总额为11.8万亿美元,全球占比接近20%。

如果按照政府债务/GDP比例来计算,日本债务最为严重,其次是希腊,再其次是黎巴嫩,其政府债务/GDP分别为239%、200%和149%。

2019年是0利率出现的第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学日本?

如此严重的政府债务情况,决定了在未来N年里,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将在债务泥沼中打滚,只要债务不出现彻底的失控,只要货币体系能够维持下去,为了避免债务人破产和经济受到影响(政府是最大的债务人),政府会想尽一切办法把2008年以来的全球低利率,一直会维持下去。

和日本一样,把零利率和负利率维持5年、10年、20年……

二战之后的1950-60年代,在各国政府有意识的经济管理之下,全球经济迎来增长的黄金时期,西方政府和学者都志得意满,认为已经掌握了经济增长的诀窍,连凯恩斯主义的坚定的反对者、货币主义大师米尔顿-弗里德曼在1969年也不得不说:

现在,我们都是凯恩斯主义者了(We are all Keynesians now)!

现在,因为全球债务高企,为了帮助债务人,在政府和央行史无前例的操纵之下,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向日本看齐,把极其离谱的零利率和负利率,乃至疯狂印钞的QE,都变成了央行的常规操作,无怪乎有人模仿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说:

现在,我们都是日本人了!(We are all Japanese now)!

2019年是0利率出现的第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学日本?

本文由文学家马特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