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学家马特 > 读书

爆炸性新闻:陕西最大的腐败案出来了

2019-08-12来源:文学家马特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我们~






延长石油集团是一个大型综合性石油企业,目前已是陕西省第一大企业,具有职工6万多名,年销售收入抵达450亿元。重组以来,特别是自今年3月沈浩就职公司董事长以来,企业管理一片紊乱。作为基层指导我们深感痛心,真不愿看到好端端的一个企业葬送在这样一个腐败分子的手中。

震惊世界的陈家山矿难渎职未降反升

沈浩,52岁,初中文化,现任陕西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之前曾任铜川矿务局局长、省煤业集团董事长。在任铜川矿务局局长期间,由于他的渎职,构成了惊扰世界的陈家山矿难,166名矿工瞬间被夺去生命。

只因他对时任省委书记李建国有功(将1.3亿元矿务局树立工程包给李的弟弟李建新和侄子李东亮),所以不时被庇护而迟迟不予处置,直到朱?基总理指示后,才撤了沈的职务。但时隔不到一年半,又被李建国调到省煤业集团任董事长。省煤业集团掌控着全省煤炭资源的划拨权,沈又将神府13.6平方公里的富煤资源无偿划给了李建新和李东亮,由他们出让区块赚钱,按那时的市值转让利润可达1.5亿元以上。由于对李家贡献大,所以在李建国调离陕西的前一天,沈浩又被调任陕西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掌控陕西第一大企业第一大资源。

沈浩由于对石油企业一窍不通,到石油集团就职后,实行了所谓的40天的基层调研。每到一地,一是让指导职工夹道欢迎,锣鼓喧天,以致配备军乐队,气势浩荡,方式豪华;二是宴席场面庞大,气势夺人,少则十来桌,多则三十桌,还约请由酒男歌女唱歌陪酒助兴;三是宴毕普通要布置大型歌舞晚会,美女陪舞、陪酒一个也不能少。据不完好统计,40天的基层调研,耗资150余万。故基层的同志编有打油诗:豪华调研四十天,沈董耗资百余万,古时皇上御驾到,不过也就如此矣。沈浩搞了这么大的调研气势,并已就职8个月,可至今连基层采油厂及各大板块有些指导同志的姓名都叫不上,可见他的心机都用到哪儿上了。



猖獗为亲朋牟利逢迎上司惊世骇俗

沈浩上任后,以和谐工作关系为名,把原延长油矿管理局老8矿每吨原油提取100元给政府政.府实行补偿,其目的是用来和谐处置油区道路和布井位时与当地政.府减少摩擦。但其实情况是,到目前3亿元政府政.府的补偿款和1.5亿元的修路费已全部给到位,集团换回的仍是油区道路不能修整,井位布不下去,农民照样阻挠,只是把沈董事长的七姑八姨及朋友的工作在油区所在的县布置了二十多个(细致名单另列)。使4.5亿元国有资产打了水漂。

沈在煤业当董事长时,南方一周姓老板在上海南京路给沈浩买了一幢500平米的别墅。所以,周老板不时和煤业集团做生意。沈到石油集团后,周老板又跟到石油集团,经沈做工作,他把吴起、定边、靖边、永宁、西区、杏子川等十多家采油厂的洗井生意全部统揽,仅这一项,年收入超亿元。

沈浩只需小学文化程度,又不学无术,历来就靠投机钻营过日子。陕西的指导都知道,沈浩被任命为陕西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一职,是在原省委主要指导调离前一天内突击任命的,是权钱买卖的结果。


王香增是原陕西省委李建国书记的侄女婿

其夫妇是沈浩从河南调到省煤业集团的。一调来沈就在西安分配给一套2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还把王选拔到府谷冯家塔煤矿任副总经理。沈到石油集团任职后,第一个把王又从煤业调到石油集团委任为油田科学设计院院长(副厅级)。王从没有独立承担过大型企业的指导工作和掌管过大型科研项目。设计院的性质是研发和改造,政府每年要投资十几个亿以致几十个亿来研发新技术、新产品。这样一个性质的单位,竟然交给这样一个人来掌控。其妻子公开打着沈浩和李建国的旗帜给下属企业指导打电话引见朋友索要工程,短短几个月已牟利上千万元。


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是全省最大的企业,目前已有炼油厂3座,采油厂22个,高级工程技术人员近500名。这么强大的技术力气,油田的展开规划却拜托给所谓北京的一家民营行外咨询公司并付出高达500万的代价。据了解,这个企业是李建国书记侄子李东亮的控股公司,该公司所为最高的工程技术人员仅持有副高职称。目前,规划方案未见一页,300万元预付款已到菏泽总部的账上。

沈浩上任不久,就提出要在陕北靖边搞石化工业园区。任用了和他在煤业不时有交情的榆林市个体老板为筹建处指导。那时为了取悦省上指导和集团各板块,让各大媒体大肆宣传。其结果呢,选拔他的指导也快乐了,但苦了好多要承揽工程的包工头,给他和这个个体户却赚了个盆满钵满。工业园区到目前还是纸上谈兵。

吴起采油厂是年消费才干过百万吨的企业。沈上任后,先后两次给厂长袁海科叮嘱,将全厂的套管供应业务交给李建新和李东亮。他们拿到这笔生意后,以上海宝钢的名义签合同,提供给采油厂的套管却是延安当地消费的次品。供货金额高达7.8亿元,油井的寿命至少缩短5年,政府的损失无可估量。

权色买卖牺牲政府利益德高望重。张林森是定边采油厂厂长,为了当官,把年龄整整减少了10岁,本人往常档案年龄为56岁。据了解,他的两个儿子都在省直机关工作,大儿子今年48岁,小儿子也45岁。

袁海科是吴起采油厂厂长。此人与妻子分居13年,期间与妻侄女郭艳梅长期同居并育有一子。

就是这样两位采油厂厂长,今年九月,张林森被沈浩董事长任命为其下属的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袁海科被任命为该公司党委委员。究其缘由,这中间有一个很重要的叫马刻的人物在起作用。

马刻,西安人,30来岁。以前沈浩在省煤业集团任董事长时,他经常由沈引见承揽个煤矿有关的技术改造项目。业内人士都知道,他妻子是沈浩的情人,而且关系坚持了十余年。这次沈浩到延长石油集团后,他跟到石油行业做生意。今年7月,他和张林森所在的定边采油厂签了一份油井技术效劳合同,总金额达6000万元,到目前,采油厂没得到任何效益,他本人获利已达5000多万元。

用同样的方法,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与袁海科所在的吴起采油厂也签了一份技术效劳合同,获利当然也很丰厚。听说,他们两位得到选拔是和沈做的买卖。

同时,今年8月沈董事长亲身参与,他的情妇之夫马刻在延安宾馆和西区采油厂厂长甄胜利又签署了一份技术效劳协议,目前作业的油井未见任何效果,已支付效劳费500万元。据当事人讲,这次沈董事长许愿把甄年底前选拔到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的位置。

各位领导,就是这样一位腐败透顶的领导,却被原省委书记李建国为了个人私利运用到这么重要的岗位,这无疑是陕北老区人民和全国3700万人民的悲哀。谁来惩治腐败分子沈浩,是宽广油田职工和一切富有正义和良知的人们的心声和召唤!所以我们剧烈恳求严惩腐败分子沈浩,我们不需求腐败指导,我们需求真正有事业心、懂业务、会管理、作风正派的指导来指导我们。


❀好看】加分享,就是最好支持!

想知道更多新闻,请添加公众号,加微信。谢谢!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

本文由文学家马特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